新闻资讯

候鸟天堂 引来百鸟枝头闹

发布时间:2018-04-20

走读广州之水栖南沙

    “天空不曾留痕,但我骄傲,我飞翔过”。泰戈尔笔下的鸟儿,充满诗意与哲理,而现实中的候鸟,它们跨过山,跨过海,跨过沙漠和原野,来到温暖的南方与你相见时,早已经历过一段“死亡之旅”。

    为了活着,它们甚至要以命相搏。

    南沙湿地公园—这个位于南沙最南、十八涌和十九涌之间的人工湿地,让候鸟有了落脚点。它是广州市域范围内最大的候鸟聚居地,和香港米埔、深圳福田共同构成珠三角湿地水鸟迁徙繁殖的“候鸟天堂”。截至去年10月,累计已有180种鸟类(按鸟类数量最大值统计,2016年11月-2017年10月,园区记录到的鸟类约1.9万只,包括候鸟及留鸟)来南沙湿地公园越冬,有些更是拿了“南沙户口”,留下来繁衍生息。       2012年以来,广东省生物资源应用研究所野生动物生态与恢复研究中心的袁倩敏每个月都会和伙伴带着施华洛世奇A T S 20-60x85观鸟单筒望远镜和照相机,来到南沙湿地公园对鸟类进行观测,每年12次的观测集成一份厚重的南沙湿地鸟类监测报告。


    我们跟随这名85后女孩的眼睛走进南沙,看到一个河网密布树丛交织的美丽新世界。

    鸟,诗意栖居。

    在广州南沙。

    游船河

    最爱驻足觅食区

    2017年9月11日下午,云淡风轻,南沙湿地公园荷花池区,初秋的阳光洒在浑绿色的河水面,游船沿着秋茄树“哒哒哒哒”向前徐行。

    “一只大白而已。”袁倩敏放下双筒望远镜,提起4斤重的佳能长焦相机向空中的大白鹭“咔嚓”了3下,站在她身旁的朱倩用铅笔在观测本上记录着:物种名称,大白鹭;距离,50;时间,15:32;高度,4;行为,飞行;生境,红树林空中。

    这已是袁倩敏对南沙湿地公园做鸟类监测的第五个年头。每个月来一次,每次待上两天,通过“样点法”和“样线法”监测园区鸟儿的种类、数量、习性。

    四时不同,观测的重点也不同。但每次袁倩敏和同伴“游船河”的踪迹却是相同的———觅食区、水黄皮区、荷花池、鹭鸟栖息区、鹭鸟繁殖区、琵鹭栖息区。

    袁倩敏最期待的,是秋冬季节的“觅食区”,从中国北方、西伯利亚飞来的越冬水鸟都在这里“碰头”。到那时,1200亩觅食区内的水位将被人工调到滩涂之上的5-10厘米,远渡重洋的鸟儿在这片咸淡水混合地带寻鱼觅虾。

    十一二月,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黑脸琵鹭”如约而至,袁倩敏会在“觅食区”和它们相遇。黑脸、长脚,长着一张酷似汤勺又似琵琶的扁平大嘴,即便只看剪影,她都能一眼认出琵鹭的轮廓来,“但到底是黑脸琵鹭还是白琵鹭,要看仔细一点。”

    踏小径

    慢行听声辨“老友”

    下午5时许,结束游船河的“样点法”,袁倩敏和朱倩上岸,沿着湿地公园北面的榕荫大道往东走,开始超过两公里的“样线法”观测。

    南沙湿地公园“岸上”最可爱的时刻,是夏末暴雨过后,阳光倾洒在榕荫大道,鸭脚木的大叶子波光粼粼,水中浅黄色的荷花肆意绽放,榕树根在风中“飒飒”作响,河对面,成群白鹭在无瓣海桑的枝头嬉戏飞翔。此时此刻,站在临河而建的木栈道上深呼吸,阳光雨露,泥土和着树香,太美好。

    “白头鹎、珠颈斑鸠、白胸苦恶鸟、大山雀、普通翠鸟、鹊鸲……”身穿户外速干衣、头戴遮阳帽的袁倩敏走在榕荫大道上,不到两分钟的“倾听”,她就对身旁的朱倩说出五六种鸟的名称和数量。鸟儿行为改变,声音也会变,欢乐、求偶、遇警,叫法各有不同“听鸟”,是袁倩敏的另一项看家本领。

    在南沙湿地公园,“观”的更多是像白鹭、野鸭、反嘴鹬这样的水鸟,“听”的更多的是暗绿绣眼鸟、棕背伯劳、大山雀等这样的“林鸟”。

    无论是游船还是步行,袁倩敏和朱倩的对话声音都轻得几乎听不见,她们之间的“鸟语”极其默契,旁人却未必能懂———“大白”(大白鹭)、“小白”(小白鹭)、“非主流”(红翅凤头鹃),或是“亚成体”、“成体”、“繁殖羽”、“白化”这样的术语,月复一月的记录在不断描摹南沙湿地公园的生态轮廓。

    寻仙子

    屏息苦等逐欢情

    每个月都来南沙湿地公园观测一次鸟儿,对袁倩敏来说,就是定期来“见见老朋友”。每年的鸟类监测报告中,袁倩敏都会记录新增加的物种。2016年,她的观察记录多增加了9种鸟:白腹鹞、斑头鸺鹠、红脚苦恶鸟、长嘴半蹼鹬、流苏鹬、金眶鸻、八声杜鹃、灰喜鹊和黄眉姬鹟。

    “最惊喜的瞬间是看到水雉在荷花池里交配,那是五六月份过来监测的时候。”夏季,是袁倩敏和小伙伴期待水雉的时光,“每到荷花池必看水雉”。

    湿地公园的荷花池上星星点点漂着芡实叶子,一妻多夫的水雉在长满刺尖的芡实叶子上生蛋孵卵,然后在紫荷绿叶中起舞,每到夏天求偶季节,水雉的脖子背部就换上鲜黄的羽毛和褐色长尾的“繁殖羽”,水雉又叫“凌波仙子”。

    袁倩敏曾在夏日的镜头前苦等水雉交欢,“如果足够幸运,你会恰好看到它们交配”,从交配、下蛋、水雉爸爸带着毛茸茸的小水雉在芡实叶上蹒跚学步,她的镜头都不曾错过。

    5年来,南沙湿地公园的生态越来越好。“鸟儿的种类和数量比较稳定,最多时一次调查记录有50多种、共7000多只鸟,而且每年调查都会发现新记录。”袁倩敏的观测笔记写着,2016-2017年南沙湿地的冬候鸟有41种,留鸟有40种,夏候鸟有6种,旅鸟或迷鸟2种,冬候鸟的数量占了绝大多数。

    读·手记

    对来南沙栖居的鸟儿而言,湿地公园并非唯一的选择。未来,南沙的湿地范围将不断延伸。比如,中心区的6个采石坑将建成凤凰湖,凤凰湖南面的一大片低洼地将规划成湿地区,未来将建红树林湿地、湖泊湿地、河涌湿地。这意味着,以后造访南沙的鸟儿会有更多落脚点选择。

    走·攻略

    南沙湿地观鸟指南

    1.如果只带一个工具,宁可不带手机,都要带望远镜,圈内比较奢侈的推荐是施华洛世奇的系列出品。

    2.不要穿鲜艳颜色的衣服,绿色、灰黑色等黯淡颜色是不错的选择。

    3.游船观鸟时,轻声细语,看到鸟儿不要用手来指,不要惊扰鸟儿,最好只看不说。

    4.一年中,候鸟数量最多是春节前后,11月至来年3月之间;一天里,最好的乘船观鸟时刻是上午8时或下午4时(南沙湿地公园园区开放时间:上午9时至下午5时)。

    5.法国导演雅克·贝汉拍摄的纪录片《迁徙的鸟》,里面丰富的鸟类迁徙故事、美妙的配乐和极其唯美的画面会给你启发。


注:本文摘自南方都市报

友情链接:湿地中国西溪国家湿地公园溱湖旅游景区旅游名店城南沙水鸟世界生态园
地址:广州市南沙区万顷沙镇新垦十八涌 电话:020-84951083、39059001
粤ICP备17054267号 版权所有:广州南沙湿地旅游发展有限公司